<rt id="kesq6"></rt>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正文

1月销量掉两成 疫情对汽车行业短期影响大于"非典"

发布人:系统管理员 发布日期:2020/2/13 来源: 中国新闻周刊 浏览:次 字号:

“新冠肺炎”的影响,中国汽车产业中的主机厂、经销商、零部件供应商等多个重要参与者在短期内面临较大经营压力。

2月13日,中国汽车工业协会举行线上发布会。根据对重点集团统计数据预计,1月份汽车产销分别预计完成178.3万辆和194.1万辆,环比下降33.5%和27.0%,同比下降24.6%和18.0%。其中,乘用车产销预计完成144.4万辆和161.4万辆,同比下降27.6%和20.2%。

目前来看,神龙汽车、东风本田、上汽通用、伟巴斯特(天窗供应商),TRW(安全气囊)、江森自控(座椅供应商)等多家企业的经营受到影响。在“新冠肺炎”的影响之下,广汇汽车、永达汽车、恒信汽车等多家大型汽车经销商集团营业暂停、延迟复工。

针对此次疫情对于汽车行业的多方影响,中汽协预判:短期内,行业产销量将会出现较大幅度的下降,全年汽车市场发展形势仍不容乐观。中国汽车流通协会相关人士也表示:“2019年,中国汽车销量为2576.9万辆,同比跌幅达8.2%,连续增长28年的中国车市红利期不复存在。2020年对各大车企将是充满挑战的一年,大概率会成为中国车市连续下行的第三个年头。”

多方冲击

截至目前,除了部分为抗击疫情生产负压救护车等车型的企业,已有多家车企宣布工厂延后开工。中汽协相关负责人表示,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购车需求和消费能力短期内明显下降、企业生产进度受阻、企业出口困难增加、中小企业资金链断裂隐患加大、企业应对标准法规的难度大幅加剧。

受此次疫情的影响,位于湖北当地的多家跨国车企的合资工厂延迟复工。1月30日,本田汽车曾宣布,考虑到新型冠状病毒的蔓延及遵守中国政府的指示,决定暂停武汉工厂的生产活动至2月9日,但后来又宣布计划将其与东风集团在武汉的三座汽车工厂的关闭期延长至2月13日,并补充表示将遵循当地政府的政策,尚未决定何时恢复工厂。与东风本田相类似,日产汽车也表示,因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开始收紧全球供应链,该公司位于日本九州的工厂将暂时停产。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称,这次停产可能影响约3000辆汽车的生产。 

整车生产被迫延迟的同时,位于汽车产业中下游的经销商也同样面临着疫情影响人员流动,因消费者购买欲望低而延迟复工等问题。“目前店内并没有特别的促销活动,新一轮的促销暂时还没办法确定什么时候展开。”河南一家汽车4S店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店内的服务基本都在线上进行,即使开工,也不会有什么生意。根据中国汽车流通协会的统分析,2020年1月入店分指数为19.9,购买指数为23.7,预计消费者在2月入店看车意愿降低,实际购买意愿降低。即便是大部分省份经销商在2月10日之后立即开工的情况下,1~2月汽车销量仍将累计同比下滑20%左右。

整车产销之外,位于我国汽车产业链中上游的零部件生产环节也同样遭受着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根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湖北省汽车零部件企业占全国的比重为13%,多达近1.2万家;而注册资金1000万元以上的湖北省汽车零部件企业占全国比重约10%,也有近两千家。由于包括“湖北籍”在内的众多零部件企业复工时间不确定,已有部分零部件工厂的库存将开始告罄。

影响扩大

“由于中国在全球市场上的绝对分量及其对贸易的重要性,这次疫情对全球汽车产业带来了巨大风险。”InvestSecurities驻巴黎分析师Jean-LouisSempe如是评价。

由于受到疫情影响,中国零部件生产企业开工时间延迟、部分航空线路受管控等原因,部分海外汽车企业的生产也受到影响。作为全球最大的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博世此前就发出预警,由于博世严重依赖中国市场,新型冠状病毒可能会影响其全球供应链。博世首席执行官VolkmarDenner表示,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博世的全球供应链将会中断。 

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对于自身的影响,韩国、日本、印度等国家的部分汽车企业正制定暂时停产、寻找替代供应商等决策。2月4日,韩国现代汽车宣布,由于新型冠状病毒爆发导致零部件供应中断,该公司将暂停在其最大制造基地韩国的生产,此举将使得现代汽车成为全球首个受疫情影响供应链中断而暂停在中国境外生产的大型汽车制造商。2月6日,菲亚特克莱斯勒首席执行官麦明恺(MikeManley)对路透社表示,如果零部件生产和运输中断的情况进一步恶化,该公司一家欧洲装配工厂的生产可能在2月底或3月初面临危机,被迫停产。

如果影响持续,美国汽车行业也无法置身事外。相关统计数据表明,美国2018年从中国进口了110亿美元的汽车零部件,包括发动机零部件和驱动系统零部件,其数额仅次于从墨西哥的进口。美国Gartner在其近期发布的《全球供应链该如何准备以应对新冠病毒所造成的影响》中表示,在可预见的一段时间内,工厂将无法有效补充熟练工人,这无疑会导致产量和产能的逐级下降;出行限制、劳动力和材料短缺以及严格控制交通枢纽和关闭边界所带来的物流问题将会产生叠加效应。

1 [2]